Air 艾尔(无人在此)

「好累啊,请让我休息一下吧——」

(问卷向)向你所爱之刀告白吧!

*ooc

*我家本丸的刀和婶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铃萘)

*主线微妙联系

*问卷取自水仙桑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1、他的名字?

山姥切国广

 2、是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他的?

初始刀的时候选择了他

3、刚得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反应?

嗯?不要说好看?可是明明是很好看的人啊?诶诶诶,不要把脸遮住啊!ヽ(≧Д≦)ノ

4、第一印象是什么样的?

应该是个高冷的人吧,金发碧眼真的很好看。

5、现在的印象呢?

嘛,是最高杰作呢,这一点真的很厉害啊。而且其实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呢,在战场上也非常可靠哦。

6、是什么成为了你喜欢他的契机?

其实我也不清楚啦,开始只是因为害怕不熟悉的事物,所以一直让他担任近侍,然后发现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在累了的时候愿意让我任性,并且无声的包容着;做噩梦的时候也会陪在身边,只是握紧我的手就会让我感到安心;出阵遇到敌袭的时候会把我护在身后…… 不知不觉之间就觉得难以离开他了,看见他的时候就会露出笑容,然后才惊觉已经喜欢上他了呢。

7、他说过的最让你心动的话/做过让你最动心的事是什么?

说起来不少啊,硬要说的话,就是那次做噩梦被吓醒之后忍不住哭了起来的时候吧。那时他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说,只是任由我抱着他大哭,然后轻轻的拍着我的脊背轻声说:“我在。”那个时候真的很感动,想着“只要有他在就好了”什么的,大概是那时被“攻略”了?(笑)

8、觉得对方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大概是“温柔”吧。从来不会有什么过高的要求,能够接纳我,一直在身边不会轻易地离开。还有(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这么比较),有些相似的自卑感吧,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这样的话就不会被轻易抛弃了吧……

9、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变成痴汉了?

呃,我没有痴汉过……吧?唔……好吧,我承认有时会对他的头发动过“好想搓揉一把”的念头。

10、曾经为他做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本人(刀)的反应?

决定改变,想要成为一个更加厉害和温柔的人。这种事情以前是想都不会想的,但是遇见了他之后想要回应他的温柔,并且能够更加接近如此强大的他,所以决定改变。关于这件事,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

11、如果给你一天时间让你对他随心♂所欲你想做什么?

去现世逛街,看电影,去动物园和游乐园。啊,并不是约会什么的啦!只是能够像普通的人类一样的一起去逛逛就好了,毕竟不知什么时候我就会在父母的压迫下离职呢。

12、列出三个对方的习惯

1.虽然握刀的是左手,但是帮助我写文书的时候用的是右手呢,而且似乎在日常中也更习惯这么做。

2.在我哭泣的时候拥住我,对我说那句:“我在。”

3.每次有其他男性(人类)对我做出过于亲密的举动时,不知为何总会下意识的握紧刀柄。

13、告白了吗?如果告白了,请说说告白的场景,如果没有,说说打算如何告白

没有告白,大概也不会告白吧。毕竟他应该不喜欢我,要是贸然说出去只会让他感到困扰吧。喜欢是我的事,不能麻烦到他的。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离开的,不想留下过于深厚的羁绊啊,不然漫长的生命会让他感动孤寂的吧。


大家一起来玩啊 @时月寸许。这辈子都要咕下去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加州澄野   @-云.文废.渣渣.生-


啊啊啊!画的最满意的一张被被!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时月寸许。这辈子都要咕下去  @-云.文废.渣渣.生-
我不管了,不管是谁被@到了,请你听好了,我终于画出被被了!哈哈哈哈隔——
(此人已疯)

苦しを切る(斩断痛苦)

*小夜左文字×女审神者(铃萘)【亲情向】

*ooc

*意识流

*婶婶“黑历史”相关

*校园欺凌相关


    “你真的可以替我复仇吗?”

     这是审神者对刚刚自我介绍完毕的小夜左文字所说出的第一句话。那一瞬,年幼的少女澄澈的眸子被某种火焰所吞噬,依旧稍显稚气的脸孔扭曲了起来。那是他最为熟悉的气息——仇恨。

     但是仅一刹那间,一切又消失无踪,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玩笑的,那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对啊。”审神者眨了眨眼,没再说什么了。

     但是她的内心一定不是这样。小夜左文字比谁都有熟悉仇恨的气息,温度,还有形状,他清晰的感受到那燃烧着的火焰在审神者的心中跃动,随然被她自己有意压进了心底深处。因为每当说起“复仇”这个词的时候,审神者都会不自觉的战栗。

    

     深入骨髓的恨意。

     这是小夜左文字在无意间翻开被丢弃在审神者纸箱一角的破到没有封皮的本子时唯一从中感受到的情绪。

     一页页纸被猩红的扭曲字迹撕扯的七零八落,甚至有的页码缺失。虽然是难以看懂的外文,却依旧直观的感受到写下文字之人刻骨铭心的恨意。

     就在他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有些突兀的日文。上面写到:

     “为什么不可以!连在心底诅/咒,仇恨和拒绝原谅的权利都要夺走吗!什么叫做‘要宽容’?什么叫做‘就算了吧’?难道我的痛苦就不值一提吗?凭什么要原谅啊!全部、都给我下/地狱啊!”

     怨/毒的诅咒,依旧扭曲的字迹,癫狂的话语。很难想象这是由审神者讲出的话语。

     “所以这就是您要复仇的原因吗,主人?”小夜左文字合上残破不堪的本子,掩盖住那些触目惊心的文字,轻声问道。

      “不,不是的。”不知何时出现于门口的审神者摇头,“我最大的愿望是终结这让我感到痛苦的恨意还有回忆的恐惧。所以说,小夜,你可以斩断这份仇恨的根源吗?”她的眼眶有些湿润,眼睛里满怀着恳切。

      “是的,但是不止是我,”他抬起头直视审神者,“我们都会为您斩断痛苦的。”

        永远在您需要的时候。

    


点文公告

开点文啦,20fo的迟了好久呢hhh仅限刀剑乱舞乙女向。人物加上一句歌词或是一句话,这样的格式。最后抽取一个人~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人会找我点文就对了,毕竟写得超渣……)
【一小时后终止】

恋のそれぞれ(关于恋爱的事情)

*ooc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铃萘)

*主线部分的小插曲

*好玩向

*此文又名《今天也在为主人和同僚的恋爱着急》或是《今天也在生气同事的迟钝》233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感谢阿云的助攻,虽然没有成功……

    

     审神者最近很不对劲。

     自从会议上回来之后,就陷入了一种十分低迷的状态。经常公文写到一半就突然走神,近侍一进来就看见她左手撑着脸,呆呆望着某个方向,嘴微张,并且对周围的事情视而不见:从笔尖滴出来的墨水把纸张染成了黑色,她却毫不知情。

      时常陷入沉思的状态,别人和她说话她也没有反应,除非狠拍她一下。还有时不时的叹息以及惆怅地神情。

      真是奇怪啊。

      于是开始有人猜测起原因。

      “呐,你说会不会是主人谈恋爱了?”审神者的“闺蜜”之一乱藤四郎这么猜测到,“毕竟人类少女喜欢什么人不都是这种表现吗?”他微微歪了歪头,拨了拨耳旁的金发,然后看向了坐在面前的加州清光。

       “那是少女漫画和小说里经常描绘的场景啊,很有可能啊。”加州清光认同的点头,但是马上又加了一句,“但是那个人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可以让主人这么魂不守舍的。”说着,红色的眼瞳中流露出羡慕的情感。

       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谈着,似乎已经把房间里的另一个人给遗忘了,而那人此时在他们关于恋爱猜测的话题中显得格格不入。

      山姥切国广有些郁闷得听着,不知为何,这个猜测让他感到烦躁不已,好像胸口被堵住了一样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自己大概也觉得十分不解,只能告诉自己说,他只是一振仿品,不管猜测是不是真的都与他没有关系。

     “喂,山姥切,你不说点什么吗?你可一直是主人的近侍诶。”乱藤四郎的声音远远传来,把山姥切国广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听到这句话他扯了扯嘴角。开什么玩笑,这可不是他该插嘴的话题吧。

     “没有必要参考仿品的意见吧。”丢下这么一句比以往都要阴沉的话,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兜帽的边沿,几乎将脸遮住。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门突然被拉开了,审神者端着削好皮的水果走了进来。

      “嗯?怎么了吗,山姥切先生?”她不解的看着站起身的山姥切国广,“话题结束了?”说着又看向了还坐着没动的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

     “还没有结束哦,说起来主人你来的正好,我们在说你是不是在为恋爱烦恼呢,毕竟你最近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呢。”加州清光回答了审神者的问题,顺便试着求证他们的猜想。

      “恋爱的话啊……某种意义上是的哟。”审神者苦笑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被你们看破了啊。”这个回答像是重磅炸弹一样,在他们三人片刻的呆愣之后,是足以把本丸屋顶掀翻的惊呼:“诶——!”原来猜测是真的啊!

———————————————————————

     审神者在会议上的时候遇见了友人兼同事的云和她家近侍,和她一样是山姥切国广。不过这一次,审神者感到他们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同与往常。比如说,虽然云还是和往常一样在打趣,但是似乎收敛了一些,而且脸上有可疑的红晕。再者,那暧昧的氛围可是成功的制造出了方圆一百里的“闪亮光芒”,咳,针对单身人士的。

     这么一想,可能性只有一个了。努力压下自己的八卦之心和兴奋到变形而诡异的笑脸,审神者凑了过去,拉了拉云的衣袖,见她转过脸来,也不想多绕圈子了,直接了当的说道:“极御守的含义传达到了?”对方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但马上明白过来,脸“唰”的一下染得通红,气急败坏地扑上来捂住她的嘴道:“你呢?难道不是吗?”口不择言的回击却让审神者一脸懵懂,她疑惑的看着云问道:“什么?”

     看着审神者这个样子,云也愣住了:“你还没有告白吗?”而对方脸上不解的神色似乎更甚了,她摇头说:“告什么白?我又没有对象啊?”

     “啊?你不是喜欢你家切国吗?”

     “山姥切先生?怎么可能嘛,阿云你想多了吧。”审神者并没有云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反而笑着反驳起她来,“最多是比较信任吧,像哥哥一样可以依赖的人之类的……?”然而说着说着,审神者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消失,陷入一种沉思之中。从来没有多想的问题却在云不经意间的提醒下暴露了出来,对于山姥切国广的定义似乎不同于她自己所想,更不同于对其他刀剑男士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她感到困惑,比起其他人要更加亲密和信任,但是比起自己已经许久不见的兄长,似乎又多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感,似乎是希望可以更加靠近一些吗?

     她弄不明白。

     而一直看着她的表情由微笑转变为不解,再陷入沉思的云不由得叹息一声,开始可怜起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来了,竟然有一个如此迟钝的主人。不过转念一想,应该那一位也是如此迟钝吧,那么到底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看见二位修成正果呢?

     扶额的云最终决定还是提醒一下这个迟钝的木头,于是开口意味深长的留下了一句话。

———————————————————————  

      “ ‘关于恋爱,你最好仔细想想。’ 这是阿云的原话来着,我想了很久,却还是不太明白啊?”审神者把会议上经历的事情过程以及云最后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然后奇怪的看见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两位一脸惊讶和感叹的神情不停的转换,最后一同变为意味深长。

      “主人,这件事很重要,请您一定要自己明白过来啊!”审神者看着两人夸张而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和山姥切国广一眼,接着消失在门口时,觉得自己头上的问号更多了。

      到底是什么嘛。

      不过当她和山姥切国广的视线交汇的时候,这个念头就被她扔到脑后去了。

      嘛,管它呢。

      而山姥切国广在听了这么多话之后依然一头雾水,但是在知道审神者现在似乎并没有明显喜欢的人之后,却奇妙的松了一口气。在和她视线视线交汇的瞬间却有一个一闪而逝的,被他刻意忽略的念头产生:

     “要是她的视线能一直落在我身上就好了。”

【迟钝无比的婶婶和被被hhh】

【如此迟钝就是我233】

脑洞之一


我是什么?

我是怪物吗?

什么都没有的我啊……

“你一定要去夺走他们的灵力,你是为此而生的。”

“服从与我吧,你是由我创造的。”

“爱?那种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它只会蒙蔽人的双眼,使他们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

任意变换的容貌和身体,没有“真实”。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究竟该做什么?

我不知道……


——————————————————


“我爱你。”

“爱是什么呢?”

对于青年的告白她一无所知,只能茫然无错地看着他。

爱是什么?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说?

而青年在她困惑的眼神中先是惊讶,继而转变为苦笑。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拒绝啊,主人。”

不是的,我只是真的不知道爱为何物罢了。

这样的话语几乎要脱口而出,但最终还是沉寂了。

她只能茫然注视着她,看着他失落的神情感到心间一阵陌生的痛楚。

将手放于胸前,疑惑道:

“是生病了吗?”

——————————————————


“不!我拒绝!”

少女怒吼着,自生来第一次叛逆于她的创造者。

“我拒绝!我绝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不可能!你没有理由和权利拒绝我,是我创造了你!”

那个人同样吼叫着。

“有理由的!因为我爱他!我爱他们!”

“不可能!你没有‘心’!不可能去‘爱’!”

那个人惊恐而愤怒得喊到。

“是的,你没有教会我去‘爱’,可是我自己学会了‘爱’!你没有给予我‘心’,可是我自己创造了‘心’!”

“不——!”

令人失去视觉般耀眼的光芒划过,一切终结了。

本不该存在于世的人造物最终消亡。

但是在最后之时,她突破了自身。

“主人!”

“再见了……我……爱……你……”

“不要,不要离开!求你……”

“谢谢……”

“我本来什么都不是……但是……我爱……”

所以,谢谢你。


自家婶婶的语音录以及设定

学水仙桑给自己弄了个语言录 @秋水仙-备考更新超慢 www

婶设:

代号:铃萘(りんね)

真名:南铃萘(みなみ りんね)

生日:一月一日

入职年龄:十三岁

国籍:中国

血型:A

身高:168cm

体重:54.5kg

三围:B78 W65 H82

灵力等级:S

初始刀:山姥切国广

近侍:山姥切国广

武器:英式军刀(名字叫“轮舞”)

地区:越中国

喜爱的食物:香草布丁和冰淇淋

讨厌的食物:苦味的东西

印象CV:三森铃子

活泼起来很阳光,消沉起来很抑郁得的怪人。很自卑,觉的自己不可能被谁喜欢(所有意义上的),却又希望被喜欢的矛盾的人。口头禅:「像我这样的人」

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大她六岁的哥哥(也是审神者)和一条名叫多丸的狗。是一名初中生。日语是从六岁开始由喜欢动漫的哥哥教的和自学的。

有一个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曾经遭受过欺凌。

刀帐:「你好,我叫南铃萘……诶!真名不能透露?那就叫我铃萘好了,今年十三岁,除了灵力以外什么也不行的……总之请多指教了呢。」

初见:「我是审神者铃萘……唔,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吧。」

登录(读取中):「请稍等一下……」

登录(读取完):「唔,完毕?」

登录(游戏开始):「开始咯!」

本丸:1.「有什么事吗?」

            2.「跟我待在一起不会无聊吗?」

         3.「要和我一起的话,真是奇怪呢。」

本丸(放置):「又只有我一个人了啊。」

本丸(受伤时):「没事的,痛什么的习惯了呢。」

结成(入替):「知道了,我会尽力的。」

结成(队长):「这样真的好吗?」

装备:1.「谢、谢谢。」

            2.「我会加油的,我保证!」

         3.「给我这么好的东西,真的好吗?」

出阵:「不会输的,对吧?」

发现资源:「是什么呢?」

索敌:「有不好的预感,搜查一下吧。」

开战(出阵):「上吧!」

开战(演练):「我肯定赢不了的……能输的好看一点就好了吧……」

攻击:「哈——!」

会心一击:「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中伤/重伤:「没事,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真剑必杀:「即使是这样的我,也不会让你肆意妄为的!」

一骑讨伐:「一个人……我才不紧张呢!」

誉:「真的没有给错人吗?」

升级:「变、变强了!」

任务(完成):「哈,终于完成了。」

内番(马当番):「马真的很可爱哟。」

内番(马当番结束):「呜哇,被舔的满是口水!」

内番(畑当番):「种田?」

内番(畑当番结束):「好、好累呀……手脚没知觉了……」

内番(比试):「下次还是请你选择更强的人吧。」

内番(比试结束):「我真的不配做谁的对手吧。」

远征:「很快就会回来的~」

远征归还:「我回来了~」

锻刀:「会是怎样的人呢?」

刀装:「没、没有搞砸吧?」

手入(轻伤以下):「不痛哦,放心吧。」

手入(中伤以上):「嘶——没事的,只有一点疼,相信我。」

炼结:「谢谢你……」

战绩:「一般,一般吧。」

万屋:「耶,逛街喽!我想去甜品店啊……」

破坏:「我……有好好的……做到最后……吗?可以……抱抱我……吗?再……见……」

  【终于把婶设写完了!其实有很多地方没写出来或是写的不好,就请在今后的文里看这孩子是怎样的人吧。】

婶婶的图:
http://shilian816.lofter.com/post/1f368bd3_12b750e99

致清光

*加州清光×女审神者(澄酱 @加州澄野

*答应给澄酱的粮

致清光:

    你好吗?

     我现在很好哦,毕竟像清光说的一样,我是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所以一定是在天堂啦。大家还好吗?继任的那孩子应该对你们像我一样好吧?那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去远方旅行了。

     清光,要记得好好的吃饭睡觉哦,要好好爱惜自己,因为你最可爱最帅气了!受伤要及时手入,不要逞强,有想说的话可以烧给我,我一定会认真读的!所以啊,不要觉得孤单哦,我一直一直都最、最喜欢你了!【有泪痕】

    哎呀,竟然不小心哭了起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明明说好了要笑着的呢。不过你一定不会介意的,对吧?

    请一定要记住,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只是因为不想离开你,所以藏进了你睡不着的黑夜里,藏进了旧照片里,藏进了我们的回忆里。就当是捉迷藏的游戏吧,找到我的期限是下一世,那时一定要抱住我说:“找到你了。”

     那么,游戏开始了哟。

                                           加州澄野

“呐,你知道吗?这一世你喜欢的人说不定就是陪你玩捉迷藏的人。只是一不小心,就玩了一辈子。”

【最后一句话改编自《喵星人抢不到》】

     

公告( ?)

我决定,要出本了!有没有人买我无所谓,只要完成这个愿望就好了!(现阶段才把文本全部写完)

《King,Kindom and Knight》

CP:山姥切国广(极)×女审神者  【微鹤丸国永×女审神者】

paro:宫廷架空

发表部分:正文

未发表:番外篇

山姥切国广篇《只有两个人的茶会》

节选:“ ‘呜哇,好甜!’抿了一口红茶的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手中的茶杯,‘切国,你加了什么?’看着她惊讶的神情,山姥切国广不禁轻笑了起来。”

鹤丸国永篇《为她献上LINARIA》

节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自己不再心平气和的听着,心中好像有什么在不甘地挣扎着。尤其是当少女说道他和那个人的相似之处时。”

【特别番外】铃萘篇《小小的心愿》

节选:“那一刻,阳光正好洒在她的脸上,以金色的线条勾勒出她的身姿,完全站立于光之中的她倾身对着没于阴影中的我伸出手,简直就像是神话中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天使。”

(铃萘是我233)

(PS:正文请走空间)

“请驯养我,也请让我驯养你。”

*意识流

*突发奇想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阿云)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感觉比较像云婶233

 

          “有一天,会离别的呢。”审神者抬起头注视着山姥切国广,湿润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名为伤感的情绪。

         “要是相遇的第一天没有说出那句话肯定就不会感伤了,可是并不后悔呢。”

          那一天,审神者对着她的初始刀说的第一句话是:“请驯养我,也请让我驯养你。”

         在对方不解的视线中,她解释到:“现在,于我而言你只是众多刀剑中的一位,而于你而言我也只是众多审神者中的一员。但是如果‘驯养’的话,我就是你的审神者,而你就是我的刀剑。”

          说完,她伸手向着山姥切国广重复了一遍:“请驯养我,也请让我驯养你。”

在这样不可思议的话语中,山姥切国广不知为何相信了少女所说的话,回握住了她的手。

          回忆止于此,山姥切国广不解地问:“那么为何要说呢?分离就会将其白费的吗?”

          “不啊,”审神者摇头,她的眼里蕴含着笑意,“并不会的。”

          说着她伸手撩起对方的一缕发丝,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烁的金色继续道,“因为,从此我拥有了稻穗般的色彩。”

【文中对话改编自《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