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艾尔(无人在此)

「好累啊,请让我休息一下吧——」

梦魇

*自我满足产物
*女审神者(铃萘)
*校园欺凌相关
*算是婶婶得过去吧

    好痛,好痛。周围天旋地转,头脑一片空白,艰难的睁开双眼,模糊不清的色彩在周围晃动着,隐约听见仿若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是“她们”。
    “额,这样就不行了吗?”
    “ 太弱了吧,让她清醒一下。”  
     紧接着,后脑勺一阵剧痛,“她们”抓起头发,像拎着一只牲畜一样拎起我,用不知到哪来冷水浇在我脸上。刺骨的冰冷使几乎昏死过去的我发出了呻吟,“唔,不……要……”住手啊!我想大喊,可是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了。
     “喂喂,不会就这样了吧。你这家伙,醒过来啊。”
     又一阵剧痛,某个人一脚踹在我身上。
     好痛啊,好痛啊!谁来救救我啊!“是谁……都好啊……”
    意识逐渐远去。
    “唔啊!”我惊呼一声,猛然跃起身。阳光从外面洒进来,隐约有鸟鸣声,身下是榻榻米,头顶是木制天花板。
     我在本丸。
     而不是那个时候。
     那些时间已经逝去了。
     一股不属于现在而来自那个过去的悲伤痛苦从心底涌出,将我的心拉进情绪的深渊。眼泪瞬间涌上眼眶,不管我怎样努力都抑制不住。
     “呜……”压抑的哭声响起,我握紧自己的手,让指甲钳进手中,以刺痛来缓解情绪。但是不管用,它还是把我淹没。
        “啪”拉门被猛然拉开,奔进来的是山姥切先生。见到我的瞬间,他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跪在我身边抓住我的肩膀问道:“哪里痛吗?”我拼命摇头,任由眼泪继续往下淌着。他松了一口气,拥住我的身体,轻轻拍着我的脊背,像哄一个孩子一般。
    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呜啊啊……”山姥切先生没有动,只是无声的将我抱得更紧了。
     后来情绪平复下来之后,药研跟我说,是出阵回来之后晕倒了,并没有外伤。大概是贫血的症状突发了,休息好了就没有大碍。在他问我哭的原因的时候,我说只是做了噩梦而已,他也就没有细究了。倒是后来,我收到了各位送来的安眠的物品:莺丸的花茶,一期先生的安眠熏香等待。
    他们也有追问我,是否真的没问题,而我只是微笑说没事。
    有些事情真的不愿意被重要的人们知晓啊。

【都是亲身经历呢。至今也不能原谅她们。】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