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艾尔(无人在此)

「好累啊,请让我休息一下吧——」

King,Kingdom and Knight (the second)

*未完警报
*ooc
*架空宫廷paro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阿云)
*献给阿云,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最爱你了~

(三)
      我睁开双眼,天边已泛起淡淡的鱼肚白。
      经由一夜赶路,已经回到了王城。我走下马车,向对我行礼的骑士点头致意,然后匆忙的进入宫殿。
     走进去的瞬间我就怔住了,整个大堂沉入一种肃穆与哀悼的氛围之中。阶梯与落地窗上挂着黑色的丝绸帘幕,被挡住了光线的大堂昏暗如同黄昏,在场的贵族皇亲们都身穿黑色的礼服,挂着黑纱。他们有的低声抽泣,有的低头哀悼,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
    风尘仆仆的我完全格格不入。
    在大堂正中央的白色大理石棺材最近的地方,我看见了他。察觉到我的视线一样,他也同时抬起头望向我。他面无表情,蓝色的眼瞳冷如冰霜,只是在看到我的时候稍稍柔和了一些。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四周响起的歌声所淹没。
    这时,有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回头,是某位贵族夫人。她身穿华丽的黑色礼服,头戴黑纱,轻蔑的拨了拨耳旁的金发,故意失礼的咳了几声对我说:“哎呀,穿着沾染灰尘的盔甲就进入可是失礼的行为,更何况是女性呢?团·长·小·姐。”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明明在葬礼上穿的过于华丽也是失礼的行为。可惜由于她的地位,没人能真的拿她怎样,而且不守这条礼节的也不止她一人。
    这样也就算了,还是在国王陛下的葬礼上。我咬紧牙关努力平息自己心中翻腾的怒火,以礼貌的语气回到:“多谢夫人您的好意提醒,在下是过于着急了。不过请恕在下直言,您的衣裙是否也有同样的‘过头’呢?”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离开了大堂,丝毫不理会那位被我气炸的夫人。
   
    (四)
    其实我很后悔冲动之下就那样离开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陛下了,哪怕只是棺材。
    陛下是我父亲一样的存在。由于我的父亲很少和我以及母亲在一起,除了偶尔在一张桌上吃饭以外,几乎擦肩而过也不会怎么说话。小时候我曾怀疑他们是否相爱,长大之后我才明白他们的婚姻是家族利益的产物,根本无爱可言。因此父母亲去世后在宫殿中和陛下以及王后还有切国度过的时光与我而言才是家的回忆。
    而我连和自己的“父亲”最后的告别都没有做到。
    我长叹一声,倚在庭园中的墙壁上,唱起了曾经由陛下和王后殿下教我的歌谣。那是一首传统的挽歌,传奇中说,那是某位贤明的国王为他逝去的母亲所唱。
    
     “我是黑夜的钟声,
      风中藏着我的声音。
      我是天国的敲钟者
      呼唤就已逝去的亲人的魂灵
      我用歌声送你去星空,
      送往高高的云顶,
      在天宇的洪钟之下
      你的魂灵终于得到安宁。”

     以这首歌为您送行吧,我的“父亲”啊。
    我默念完悼词,睁开双眼,却看见了让我吃惊的人。
    是切国。
    深深地吸一口气,我问:“您,在这里做什么?应该回到葬礼上才对。”他凝视着我良久才说:“父王在王兄之后去世,可是一切依然没有变化。”我知道,他是在说那些贵族,我从他在葬礼上的表情就看出来了。
    “没有办法啊,”我苦笑,“都是这样的呢,人啊。或许在这之后,您作为下任统治者他们又要巴结您了。不过,也会另外有软弱的人背叛珈瑚。”比如说,某些骑士。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刹那间我觉得他的眼神暗了暗,接着说出仿佛看穿了我未说出话语的问题:“那么,你呢?你会像那些‘另外’的人吗?云。”听到他久违地叫我的名字,我感到一阵心颤。
    不会的,永远不会的。只要你在的话。
    “不会的。”我说,“曾经我效忠于国王陛下,他去世之后,我自然效忠于您。”我俯下身单膝跪地,执起他的手,在修长的指间落下一吻。“我的王,我将是您的骑士,而您将是我的国王。”
    永远如此。
   
【看起来像完结的未完结233】
【不会日更但一定会更!(握拳)】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