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艾尔(无人在此)

「好累啊,请让我休息一下吧——」

King,Kingdom and Knight (the sixth)

*未完警报
*ooc
*山姥切国广(极)×女审神者(阿云)【微鹤婶】
*献给阿云姐姐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爱你哟~
   
     (十一)
      “对不起。”我说,“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切国会那么生气,但是我还是觉得先道歉比较好。
        然而他并没有看我,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抱歉,是我太激动了。”说着放开了握着我的手。
        之后我们就一言不发的沉默着。帐篷里,蜡烛摇曳着火光,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气氛在弥漫着。
        “切国,我……”我想说些什么,然而在这种氛围之中,我不禁下意识的说出了他的名字。我惊慌地捂住了嘴,竟然说出来了!他反而露出了微笑说:“终于叫了我的名字啊。”我点了点头,觉得更不好意思了。“那、那个……我只是!”我语无伦次的尝试解释,而他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就这样吧,”他说,“没关系。”接着做出了让我大脑当机的举动,直接伸手摸了我的头。“你忘了我比你年长吗?”
      “记、记得,殿……不对,切国。”我觉得自己的舌头已经因为紧张而打结的厉害,甚至连话都说不清了。
        自己平时引以为豪的冷静都去哪了啊!我这么想到。不过,就这样吧,不用多想什么了,我抬起头对着那双至今依然让我沉溺的明蓝色双眼,露出了儿时的微笑。
     
      (十二)
        我果然还是有些放不下鹤丸。昨天那样果然是喝醉了,可是所谓酒后吐真言,难道是真的在情感方面有什么地方我忽视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伤害了他?
         真的是的话,我要好好道歉才行。
         我有些忐忑不安的走向帐篷,深深的吸一口气,平复因紧张而跳动过快的心脏。在和卫兵交代了来由之后,我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帘走了进去,在有些昏暗的环境下,我吞了几口唾沫。
         “啊,真是的,鹤丸那个家伙怎么大白天的不拉开门帘,搞得黑不溜秋的。”我不满的嘟哝着。突然,一到白色的影子从我面前晃过,吓得我捂紧了嘴才没发出尖叫声。
          “怎么样?吓到了吗?”熟悉的声音带着熟悉的腔调响起,是鹤丸没错。
            见他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我总算默默松了口气。面对那张我一直觉得“欠揍”的脸,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暴起拍他,而是走过去像重逢的老友一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了吗?昨天的?”
            他的笑容凝固了片刻,但马上又被更深的笑所取代。“没事,昨天只是有点喝多了而已,你就当是以往恶作剧吧。”他继续没心没肺的笑着说。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就太过分了啊,我可是担心好久啊。”我说,“真的没事吗?”我追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你见过我什么时候有事吗?”
               见他一如既往的硬嘴皮,我也只好叹气摇头道:“真的有事一定要找我啊。”鹤丸一边答应着,一边直接把我推了出去,以至于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他想让我进快离开的感觉。
                 不好再麻烦他了,于是我也就离开了。
                 只是因为从没有回头,所以也就从不知道他笑容背后的表情了。

【抱歉!由于时间问题,更新质量很emm……】
【对快要沦为配角的男主被被致歉,下一次一定发被婶糖!】
【明天也许不能更新了……】

     

评论

热度(3)